旧版  | 手机版 | 导航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longquan celadon

资讯

企业

图库

视频

百科

原创 证书查询

 3D展厅

 论坛 博客  微信公众号:青瓷网lqqcw_com

首页

展会

文化

技术

名家

导购

下载 青瓷商城 实验室 微博 更多
公告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

连载小说――青瓷

时间:2014-04-17 16:14:08  来源:龙泉青瓷网(老版本)  作者:佚名

青瓷 第一章
  特别声明:本篇故事和人物纯属虚构。

  与颜若水的饭局早在两天以前就定好了。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张仲平还是给他去了个电话。手机通了好久才接,颜若水压低了嗓子,说正在开会。张仲平赶紧说,我是3D拍卖的张仲平,晚上没问题吧?颜若水嗯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没想到过了一个多小时,颜若水给他发来了一条短信息,说临时出差再约。张仲平尽管有些失落,心想还是应该去个电话。又拿不准颜若水那边的会散了没有,方不方便接电话。正犹豫间,颜若水主动把电话打了过来,说:“兄弟,对不起,真的不好意思呀,兄弟。”

  张仲平见他口口声声兄弟长兄弟短的,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表示遗憾,问他出差要几天,回来后给个信,大家一起聚一聚。颜若水说:“行行行。到时候我来安排吧,顺便把刘局也叫上,大家好好聚一聚。”

  颜若水主动提到刘局让张仲平很满意。刘局叫刘永健,是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的局长。开始张仲平叫刘永健也是叫刘局,后来两个人熟了,才改口叫健哥。张仲平与颜若水认识,就是通过健哥介绍的。

  因为健哥的关系,张仲平并不担心颜若水会对他虚与委蛇。但是,介绍人的作用也就是把你领进门,怎样建立关系还得靠自已。张仲平吃的就是这碗饭,知道后来的戏该怎么唱。说穿了,颜若水也是做生意的,不过是帮公家做生意。公家跟公家的生意不好做,私人跟私人的生意也不好做,私人跟公家的生意,就好做多了。有句话,叫商道即人道。按照张仲平的理解,就是做生意先做人,人做好了,生意也就好做了。

  第一次跟颜若水通话之后,张仲平便打电话回家跟唐雯请了假。张仲平一家三口,女儿张小雨读寄宿中学,平时不在家。老婆唐雯是大学教师,今年准备考博士,正恶补外语,总觉得时间不够用。对于张仲平不回家吃饭的事,唐雯早已习以为常。张仲平不想让唐雯知道他的计划临时有了改变,否则,她可能还得去菜市场买菜,挺麻烦的。而且唐雯对于做菜不怎么用心,做的菜味道一般。这对于在外面吃刁了嘴的张仲平来说,实在也没有什么吸引力。

  已经五点多钟了,再另外约法院或其它资产管理公司的人,有点不妥。一是显得没有诚意,二是多半约不上。张仲平是3D拍卖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他的工作基本上就是跟法院、资产管理公司(包括银行)的人,一起泡。省里市里像他们这样的拍卖公司有四、五十家。请客吃饭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请客的人比被请的人要多得多,供求关系不平衡。再说了,这年头谁还稀罕吃什么饭呢,答应跟你一起吃饭是看得起你,给你面子。而且,从公安系统率先颁布“禁酒令”之后,政法系统的其它单位和党政机关,也都纷纷效仿,公务员接受请吃请喝算违纪违规。听说就有不少厅局的纪检干部扛着摄像机到一些高档酒楼和娱乐场所转,等着抓典型。这样,客就更难请了。当然啦,饭还是要吃的。不吃饭怎么做生意?简直不可想像。中国的事情是一阵一阵的,叫搞行动。抓得紧的时候避一避。风头一过照吃不误。注意一点嘛。对于请客的人,尽量不要碰到同行。对于被请的人,尽量避免遇到同事,也就可以了。酒楼包厢的生意一般都比较好,大概就是这个原因。

  张仲平为了请颜若水吃饭,推掉了跟江小璐的约会,这时便又想约她。

  江小璐是张仲平的女朋友,在去机场口的收费站上班。张仲平有次送省高院一个朋友去机场,回来的时候江小璐搭他的便车进城,就这样认识了。认识不到两个小时,两个人就上了床。这件事说起来好像有点不可思议,其实不然。至少可以找出以下几个理由:第一、张仲平是一个长得很帅气的中年男人,显得很潇洒很成熟;第二、这个男人开一辆崭新的奥迪A6,也算是个成功人士;第三,就是缘分天注定了。你想想,每天有多少辆车从机场回城?早几秒或晚几秒,江小璐上的就会是别人的车。偏偏江小璐上车不久,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张仲平这才有机会直接把她送到她住的那个小区。停车的地方离她的家还有五十来米。张仲平车上正好有一把雨伞,为了不让她淋湿,打伞送她是唯一的选择。张仲平把江小璐送到她住的那个单元的门口之后,江小璐也不可能一句客气话都不讲。江小璐说:“谢谢你。”抬头望了望天之后,又说:“雨好大的,你光顾了我,大半边身子都淋湿了,真的不好意思。”张仲平说,“为了光顾你,湿身是值得的,也是荣幸的。”张仲平的话,已经有了一点暧昧,江小璐望着别处说:“要不,请你上去喝一杯热茶?”张仲平在门口换了拖鞋,是女式的,红色。他的脚只能伸进去三分之二。江小璐说:“不好意思哟。”张仲平说:“没关系,我喜欢穿小鞋。”接着张仲平朝几间房子瞄了一眼,说:“不错,挺精致的”。江小璐笑了一下,说:“一个人住还行。” 江小璐的这句话让张仲平看了她一眼,觉得两个人的的关系完全具备一步到位的可能性。江小璐烧了开水,泡了茶,然后两个人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电视的时候出现了冷场。本来刚才在车上时你一句我一句还挺谈得来,这会儿却都不说话了,有一点点紧张的气氛在两个人的周围弥漫,使得他们的身体和姿式,显得有那么一点僵硬,而且两个人都没有去换频道。这可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因为电视里播完一个歌舞节目之后,接下来播放的是一个农业知识讲座。一男一女都那么装模作样地盯着电视屏幕,好像很投入,恰恰证明了两个人心猿意马。最初的身体接触是从脚趾头开始的,而且隔了袜子。张仲平用两只手抱着后脑勺靠在沙发靠背上,又把两条腿幅度很大地摊开,好像累了需要仰八叉地躺着休息一会儿。就这样一下子似乎无意地碰到了江小璐的脚。江小璐也早已换了拖鞋,她坐在单人沙发上,其实只是把脚斜着搁在了拖鞋上面,并没有穿进去。张仲平很容易在自己眼睛余光的指挥下,让自己的脚趾头抵达了江小璐的脚板心。最初的接触让张仲平的心跳了一下,但江小璐并没有把脚缩回去,好像对他的小动作一无所知。这是不可能的。张仲平经常在外面洗脚,知道脚板心的神经其实最为敏感。张仲平偷觑了她一眼,而她仍然全神贯注地两眼直视电视屏幕,好像电视里正在讲授的苹果树病虫害防治知识深深地吸引了她,与她的生活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张仲平用脚趾头轻轻地蹭了她一下,她仍然没有动。又蹭了一下,还是没有动。张仲平就知道他可以有所做为了。正是这样。张仲平伸手将她的胳膊一拉,就把她拉到了自己怀里。江小璐没有忸怩,也没有太主动地迎合,一切都显得自然贴切、水到渠成。江小璐的轻意就范既没有让张仲平感到得意,也没有让他感到遗憾。他认为这很正常,把它看成是两个人的一种默契。两个人有没有缘分,在互相之间看上第一眼时就应该知道了。男的女的如果碰巧想法一致,过程完全可以简化。否则,反而会被认为是一种矫情。当然,张仲平后来一直看重江小璐,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长得漂亮。

  张仲平每次跟江小璐见面、做爱,总是没来由地很兴奋。这使他的临场表现有时候很好,有时候又有点差强人意,成绩不太稳定。张仲平对她的事情知之不多,也就在车上时自我介绍的那一点儿,后来就没有再问过。男女交往互相之间刨根问底,很大程度上都是为能否上床做准备,既然已经上过了床,其它的求知欲就不是很强了。张仲平后来才知道江小璐不仅很早就结了婚,又很快离了婚,还有个两岁的儿子,目前跟她父母亲住在另外一个城市。


 
 
  江小璐很懂味知趣,从来没有给张仲平惹过什么麻烦。比喻说,她一向只在他上班的时间才跟他联系。张仲平认为这样最好。一个女人并不因为和你上过了床,就以为有了将某种责任强加于你的权利,这差不多就是一个好女人了。张仲平当然也不会傻乎乎地把那种责任揽在身上。所以他们的关系是单纯的,彼此轻松愉快的。不过,江小璐的电话通了又不接的情况,也还是有的。这种时候,张仲平心里也会一紧一紧的。有时候,他半真半假地吃醋,问江小璐怎么回事。江小璐说:“没怎么回事,手机不在身边罢了。”张仲平说:“不会是在谈恋爱,不方便吧?” 江小璐说:“你是不是希望我谈恋爱,早点嫁出去?”张仲平不好说希望你一辈子都嫁不出去,只好嗫嚅半天,顾左右而言它。

  江小璐的手机占线。张仲平上了一回卫生间,回来想再拨一次,座机却响了,是丛林,他的大学同学,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二庭的庭长。丛林知道他没有饭局以后,就要他开车去接他,说要带他去赴宴。张仲平问他是不是鸿门宴?丛林叫他不要嗦,反正不要你买单。张仲平问丛林带个人可不可以?丛林想了想,说算了吧。

  张仲平刚出电梯,江小璐的电话追来了,问他是不是给她打过电话。

  张仲平说,“是的。第一个饭局取消了,本来想跟你一起吃饭的,谁知刚才又接了个电话,这会儿又有事了。”

  江小璐说:“这么巧。”

  张仲平说:“应该说这么不巧,你不知道,吃饭最累了。”

  江小璐说:“要看跟什么人一起吃吧?”

  张仲平说:“对对对,跟你一起吃饭就不累,还可以减肥,因为你秀色可餐。”

  江小璐轻轻笑了一声说:“你别贫了,快去忙吧。”

  张仲平说:“好,要有时间我来看你。”

  江小璐说:“行呀。”

  快到市中院大门口的时候,丛林的电话又来了,问张仲平到了哪里。张仲平告诉了他。丛林要他继续往前开。张仲平知道,丛林不想在单位门口上车。正是下班的时候,要注意影响。开过市中院门口一百多米,张仲平看到了丛林,胳膊底下夹着公文包,正一边朝前走一边打手机。张仲平轻轻地按了一下喇叭,将车子滑行了几米,正好停在他身边。丛林蹭地一下打开车门就上了车。上了车还不由自主地往车后看了一下,样子像个地下工作者。

  “去黔川情”。

  丛林跟张仲平交待了一句,仍然没有停下手里的电话。对方是个女的,丛林的声音温柔得很。

  丛林两年前跟老婆离了婚,成了钻石王老五,最近却又在想结婚的问题了。可是对像又一直定不下来,只好频繁地换女朋友,惹得张仲平经常张冠李戴。丛林每次都由着张仲平一通乱叫,很骄傲的样子。

  丛林对于自己要不要结婚还真的有点拿不定主意,老问张仲平他该怎么办。

  张仲平说:“结婚不幸福,不结婚也不幸福,这是现代人的通病。但是,你如果要的只是快乐,事情就好办多了。”

  丛林说:“你说得轻巧,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张仲平说:“又说瞎话了吧,你什么时候让自己忍饥挨饿过?”

  丛林说:“要么旱死,要么涝死,都是自然灾害。这种日子你是没过过。”

  张仲平说:“找个相对固定的女朋友不就行了?”

  丛林说:“我愿意,可是别人不愿意。开始在一起倒是轻松愉快的,你花钱陪着她玩,能不愉快吗?时间长了就不行了,总要缠着你结婚成家。”

  张仲平说:“不会吧,这件事还能难倒我们的大法官?你难道不知道中场换人?我要像你就好了,只谈恋爱不结婚,活到老谈到老,不知道多幸福。”

  丛林说:“国家公务员呢,要注意形象。你以为是像你一样的民营企业家,除了老婆,再没有人管。”

  张仲平本来想说,国家公务员才好哩。工资基本不用,老婆基本不动。考虑到丛林是离了婚的,又把话咽了回去。

  丛林的问题其实有两个。第一、该不该再结婚;第二、跟谁结婚。对于第一个问题,谁都说不好,结婚有结婚的好处,吃饭睡觉有固定的地方,平时有人嘘寒问暖,生活基本上有规律。但单身也有单身的好处,可以天马行空、独来独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张仲平说:“难的是两者不可兼得,所以比较起来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丛林说:“我还是倾向于结婚的。有句话叫逢年过节情人死绝。有一次我得了重感冒,只好住宾馆,因为宾馆里打个电话就能送餐,不会被饿死。有个家就不一样了,起码有个伴儿。我也谈过几个女朋友了,感觉都差不多,找谁不找谁,就像赌博一样,真不知道怎么办。”

  丛林的那些女朋友,张仲平也都见过,连丛林都不知道谁适合做老婆,张仲平就更不会替他乱点鸳鸯谱了,所以只能泛泛而谈。

  张仲平说:“女人嘛,环肥燕瘦,各有千秋,怎么好比?就像休闲服和西装,既然不能同时穿在身上,就只能看场合和自己的喜好了。”张仲平自己都觉得这种比喻不是很贴切,果然马上就被丛林抓住了把柄,说:“你倒是好,老婆是西装、情人是休闲服。小心得爱滋
 
 
病。”张仲平说:“我得爱滋病?说你自己吧。”

  就这样,严肃的问题变成了扯谈。

  张仲平说:“丛林,你是当法官当久了,什么都要分个是非黑白来。其实,这种事情取决于一个人的期望值。幸福难找,快乐却不难找。幸福是一种全身心的体验,快乐就简单多了,那只是一种感觉,只要跟着感觉走就行了。”

  丛林说:“跟着感觉走,请抓住梦的手。可是,梦的手是什么样子?像我们这个年纪,还有几个人做梦的?”

  张仲平认为丛林是一个具有双重性格的人。丛林对自己的工作很看重、很尽责。但在八小时以外,却是潇潇洒洒的、风流倜傥的。张仲平觉得他谈起恋爱来简直像个情圣。可是当初离婚的起因,却是他老婆认为他只顾工作不顾家,光在外面图表现,家里厨房里的酱油瓶倒了都不扶,十天半个月还难得说上几句体己话,家庭生活干巴巴的没有情趣。她没跟丛林吵也没跟丛林闹,却跟他弄出来了一个第三者,还是从网络里捞出来的一个小混混。丛林气得差点胃出血,为了把被丢尽的面子捡回来,除了离婚别无选择。在女人眼里,男人要不会挣钱,不会来事,整天窝在家里,叫没出息。男人要把精力放在外面,叫不再爱她。在男人眼里,女人就是麻烦。有个段子说女人是男人的天敌,总是把男人往死里整:美丽的女人让男人迷死,放荡的女人让男人爽死,温柔的女人让男人爱死,有钱的女人把男人玩死,当官的女人把男人弄死,贫穷的女人把男人愁死。但不管怎么个死法,男人要没有女人只会干死渴死憋死。丛林元气一恢复就开始谈恋爱。也许是老婆红杏出墙的事对他的刺激太大了,想认真却怎么也认真不起来。丛林很有才气,上大学时跟张仲平就玩得好,他不止一次怂恿丛林,要他下海算了,开个律师事务所什么的,要不就一起搞拍卖。丛林有时候也有一点动心,主要是经常和张仲平一起玩感觉压力挺大的。丛林说:“仲平,你他妈的资产阶级,槌子一响,黄金万两。随便一笔业务做下来,就比我一辈子的工资还多。”张仲平说:“你要是立志为人民服务,就不要考虑人民币的问题,要不就干脆下海算了。”但丛林仍然下不了决心,说:“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谁知道还能折腾多久?不如好好捧着这饭碗算了,管它是金的还是银的,反正不会是泥巴做的。”

  已经到了黔川情楼下,丛林的电话粥还没有煲完。黔川情是当地最大的餐饮企业之一,这时开张不久,生意火爆得不得了,包厢听说要提前两、三天预订。

  丛林终于打完了电话,张仲平拿他开玩笑,问这一回是吃原告还是吃被告,丛林说:“说话别这么难听好不好?你以为我喜欢吃这种饭?就是因为难受才叫上你。”张仲平说:“除了那些缠着你结婚的小妹妹,还有谁能让我们的大法官这么难受?”丛林说:“等下你就知道了。我跟他说,请我可以,随便找一个路边店就是了,他不,还非得上这儿,你说你有什么办法?”张仲平笑笑没吱声。丛林说:“你还别不信,我还真是没有办法。他请我不下十次了,我都没有答应。早两天案子判下来,他赢了。非得要在这里请我,没得商量。否则,就是看不起他,要跟我急。”张仲平说:“他能怎么急?”丛林说:“怎么急?说要上我办公室坐着,直到我答应为止。今天他真的在我办公室坐了一上午。你说,一顿饭,至于吗?”

  迎宾小姐把张仲平和丛林让进三楼K18包厢的时候,做东的人早就到了。他本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丛林他们一进来,马上就跳了起来。先是很热情地跟丛林握手,嘴里说:“你好你好。”然后过来跟张仲平握手,嘴里也说:“你好你好。”张仲平觉得他握手时用的力气也太大了一点,只好赶紧往回抽。

  这是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男人,理板寸,穿西装,新的,袖口上的标签都还没有铰掉。他给张仲平的第一印像,就像是个日本佬。他系了一条鲜红的领带,很扎眼,这又使他看起来像一个乡镇企业家。

  他是一个建筑公司的老板,也就是包工头。他笑起来嘴巴扯得很宽,脑袋还配合着做小鸡啄米的动作,边给张仲平递名片边自我介绍:“龚大鹏,龙共龚,大鹏展翅的鹏,叫我小龚就可以了。”丛林朝他挥一挥手,说:“龚老板不用客气,随便一点。这是我朋友,你大我三岁,怎么说也该叫你老龚了。”龚大鹏连忙说:“叫老龚好,就叫老龚吧。林哥,你看吃点什么?是鲍鱼还是龙虾?”丛林说:“点茶没有?先上茶吧。”龚大鹏扭头对服务小姐直嚷,说:“怎么还不上茶?快上茶。”服务小姐暗中一笑,说:“请问几位先生喝什么茶?”张仲平说:“一杯参须麦冬。”这是给丛林点的,他只喝这个。然后给自己要了一杯白水,又问龚老板喝什么,龚大鹏也要了一杯白水。服务小姐问是白开水还是矿泉水。张仲平说:“白开水,温热的。也就是开水里面加点冰块。”

  龚大鹏说:“林哥、张总,两位看吃点什么,龙虾怎么样?”丛林说:“随便点两个家常菜就可以了。”龚大鹏说:“那怎么行?不行的。”这时服务小姐躬身插话说:“我们酒楼的招牌菜叫黔驴技穷,客人反应不错,要不要来一份?”丛林说:“这是一道什么菜?”服务小姐说:“就是红辣椒爆炒驴肝肺和牛鞭。”张仲平说:“这菜名有点黑色幽默。天上龙肉地下驴肉。驴肝肺那是什么?弄得不好,就是好心呀。还怕不够劲道,还要牛鞭来帮一把,有点意思。我估计老板有点墨水,菜名起得怪,有想头。”丛林问服务小姐:“你知道
 
 
牛鞭是什么吗?”服务小姐浅笑一下,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是不是牛尾巴?”丛林说:“你好天真哟,那我问你,一条牛有几条尾巴?”服务小姐脸就红了,不跟丛林讨论这个问题,只问要不要来一份。丛林说:“不要。”

  张仲平看出丛林不想宰龚老板,就想把点菜的任务抢过来,把调子定了。他对龚大鹏说:“丛法官喜欢清淡,这里的海带湖藕汤做得不错,来个海带湖藕汤怎么样?”龚大鹏说海带湖藕汤好。张仲平又问服务小姐:“今天的海带怎么样?是不是海带头?”服务小姐说是。丛林说:“我们这位老板可挑剔了,喜欢肉厚水多的那一种。”张仲平不想跟酒楼的服务小姐开玩笑,就没有接丛林的话,只问湖藕是不是野生的,服务小姐说是。丛林说:“你骗人吧,现在的湖藕还有野生的?”服务小姐说:“真的。不骗你。”丛林说:“估计也欺不了我们。我们这里有专家,家的野的分得很清楚。”就定了海带湖藕汤。张仲平继续向丛林和龚大鹏推荐这里的特色菜,说:“这里的蕨菜炒腊肉不错,蕨菜是从贵州运过来的,腊肉是湖南湘西的土匪腊肉。龚老板你看呢?”龚大鹏说:“怎么样,林哥?”丛林正拿摇控器换电视频道,说随便吧,就定下了蕨菜炒腊肉。龚大鹏说:“还是来个龙虾吧,女蟹男虾,壮阳。”丛林说:“我不吃虾的,过敏。”龚大鹏就说,“那就上鲍鱼?”丛林说:“这里的鲍鱼做得很一般。老龚,我看算了。”张仲平说:“听领导的吧。要不,一人来一份鲍汁鹅掌?不然,服务小姐会有意见。小姐,你会不会有意见?”服务小姐说:“顾客就是上帝,点菜随客人的便的。”张仲平说:“你是新来的吧?蛮可爱的。没有怂恿客人点这个点那个,不错。”服务小姐轻轻一笑,又问要哪一种。张仲平看到菜牌上鲍汁鹅掌有三种规格,一种纯粹是鲍汁鹅掌,一种是加了花菇的,还有一种是在花茹里面又加了辽参的,价格分别是68元、88元和128元,他不好替龚大鹏表态,便拿眼睛望着他。龚大鹏大手一挥,说:“当然是128元的,一人一份。”张仲平说:“我看88元一份的就可以了。”龚大鹏说:“不行。”见服务小姐没动,就说:“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上嘛。128元的。”又点了一份榄菜肉松。丛林说:“够了够了。”龚大鹏说:“还没有青菜,点份韭菜吧。韭菜是壮阳草。”从林说:“老龚,你怎么开口闭口就那两个字?好像全国人民都肾虚似的。”龚大鹏倒也老实,说:“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丛林说:“现在的韭菜都是大棚里出来的,像牛草。不如点一份清炒白菜苔。” 龚大鹏立即示意小姐点上,又要点酒,问是上五粮液还是茅台?丛林和张仲平都说酒就免了,来点酸奶吧。

  这一顿饭吃得比较快。席间,龚大鹏想扯案子的事,被丛林岔开了。张仲平知道丛林是一个说话办事都非常谨慎的人,不想三人六面地扯这些事,正好换台时出现了股评,就跟他谈股票。股票跌得一塌糊涂,股民丛林烦得很,边换台边说了一句粗话,意思居然是要跟股市的母亲发生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其实女人才是饭前茶后最好的话题。但龚大鹏是丛林的当事人,这话题就不合适,只好退而求其次,说段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荤话和痞话几乎成了宴席上的调味品和下酒菜,成为举国上下一种普遍的文化现像。张仲平接着刚才的话题,说了一个牛鞭的段子,说有个女大学毕业生在法院里实习,有一次陪庭长去吃饭,别人点了一份炖牛鞭,就问牛鞭是什么。庭长不知道该怎么教她,就说,吃得问不得。别人开他们俩的玩笑,给她提示,说庭长有你没有。等喝了几杯酒,庭长纠正说,我一年四季都有,你呢?有时候也有。”女大学生被弄得一头雾水,整餐饭就想着这件事。后来夹了一坨牛鞭举在眼前研究,略有所悟,暗中一笑,筷子一松,那坨牛鞭不偏不倚地掉在了她的裙子上,大家就笑,说厉害吧,炖熟了还能找到地方。张仲平话音刚落,龚大鹏就哈哈大笑,很响亮地说:“好呀!”丛林一脸严肃,说:“好什么?”又问服务小姐:“他们笑什么?”服务小姐不开口,抿着嘴使劲摇头。

  等龚大鹏买了单,丛林用服务小姐递上来的热毛巾擦了擦手,起身上了一趟卫生间。回来之后拍了拍龚大鹏的肩膀,说张总是法律系的高材生,现在又搞拍卖,你的案子虽然胜诉了,但怎么执行才是关键。找个时间跟张总说一说,看能不能想出办法来。龚大鹏赶紧起身,又要来和张仲平握手。张仲平忙两手抱拳上下摇一摇,再拿牙签去水果拼盘里挑了一小块哈蜜瓜,以此躲过了。龚大鹏一点也不讲客气,顺势移椅子过来,搂着了张仲平的脖子,也很用力,好像是为了防止张仲平溜掉。龚大鹏说:“张总一定要帮忙,救救老弟。”刚才在
 
 
车上丛林光顾了打电话谈情说爱,龚大鹏的事一个字也没有提。张仲平不知究竟,见龚大鹏这样热情洋溢,只好说:“龚老板别客气,大家互相关照吧。”

  龚大鹏要安排活动,丛林和张仲平都说算了吧,龚老板已经很破费了。龚大鹏说不行,一定要找个地方去唱歌。张仲平说:“唱歌就免了吧,歌厅里空气不好。”丛林说:“唱歌是最花冤枉钱的,一点意思都没有。”龚大鹏说:“那去洗桑拿怎么样?黄金大酒店的桑拿不错,小姐漂亮,又安全。”丛林笑了笑,说:“龚老板硬是要把我们当腐败分子。”龚大鹏说:“没有没有,我只想略表寸心略表寸心。那就去黄金大酒店?”丛林说:“不去。”就再不说话了。张仲平出面打圆场,说:“龚老板,咱们是不是就不要拖人家下水了?下水也不要过膝盖,我看找个地方洗个脚就行了,膝盖以下的活动还是安全的,可以搞一搞。”

  就决定去洗脚。

  龚大鹏没有车,一起上了张仲平的车。丛林说:“去巴山夜浴吧,那地方不错。”巴山夜浴是巴山夜雨的谐音,好像是唐诗里面的句子,用来做洗脚城的招牌,倒也还贴切。不像有的店名,把成语、日用语一顿乱改,改得你莫名其妙,还自以为很有水平。那地方张仲平也去过,员工都是四川、重庆一带的,确实不错。

  巴山夜浴外面的马路上停满了车。保安跑过来指挥,要安排他们到隔壁一家单位的停车场去停车。丛林把车窗摁下来问:“有位置没有?”丛林问的不是车位,是洗脚的位置。保安说:“不要等多久。”丛林再把车窗摁上来,说:“算了,换个地方吧。”龚大鹏说:“想不到洗个脚还要排队。” 丛林又说算了吧,龚大鹏说:“那怎么行?张总你熟,拜托你找个地方吧。”张仲平见丛林打了几个电话没约上人,就说:“去东方神韵大酒店吧。”龚大鹏说:“对对对,那里我以前也去过,小姐长得漂亮。”张仲平说:“主要是指法不错。”

  东方神韵大酒店洗脚的地方就不叫洗脚城了,叫休闲中心。哪知道这里的人也不少,刚刚吃完晚饭不久,到处都是找地方搞活动的人。这里张仲平来得比较多,几个迎宾都面熟,她们跟客人打招呼的方式很独特,不说欢迎光临,说来啦,非常口语化,给你一种回家的感觉。

  经理说:“洗脚要稍等,按摩不用等。要不然先按摩再洗脚?”张仲平看看丛林,丛林说:“我做个泰式吧。”经理说:“行!我跟你安排一个好一点的技师。”丛林问:“哪儿好?”经理莞尔一笑,说:“我也不知道,老板试一试就知道了。”丛林说:“怎么试呀?”经理又一笑,说:“老板想怎么试就怎么试。”丛林说:“真的呀?”经理又是一笑。

  张仲平对龚大鹏说;“我俩等一等,还是洗个脚算了。顺便把你的事情扯一扯,怎么样?”龚大鹏说:“这样最好,正好听领导的指示。”张仲平说:“龚老板别见外,把我当朋友好啦。”龚大鹏说:“我肯定把张总当朋友,就怕高攀了。”张仲平说:“哪里的话。”

  龚大鹏的案子其实很简单。三年前,他的建筑公司垫资五百万进场修建胜利大厦,开始好好的,框架建起来以后,开发商鸿发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法人代表左达却不见了。不仅承诺的后续资金没有跟进来,连找中国银行贷的一千多万也是一个子没有往项目里面投。原来他玩的是空手道,他的自有资金并不多,而且差不多全部花在了征地拆迁的公关上头,连征地款都是找做股票的朋友拆借的。左达在还清了私人的欠款之后,就带着剩下的几百万人间蒸发了。有人说他跑到美国去了,还有人说是尼加拉瓜。左达涉嫌诈骗,已经在公安部门立了案。龚大鹏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些信息的人。但龚大鹏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是真的,因为再投一点钱,完成开发投资总额的25%,就可以开始卖楼花了,完全可以借鸡生蛋。左达的手机打不通,龚大鹏手下的民工则天天嚷着要么开工,要么开工资,搞得龚大鹏头都大了。他七拐八弯地找到在公安局工作的一个老乡,这才证实了关于左达的传闻。原来左达天生好赌,欠了澳门洗码仔的高利贷,是死是活还不知道。澳门葡京酒店每个月都有几个跳楼的,听说大部分是内地过去的赌博佬。龚大鹏这才彻底醒悟过来,一纸诉状告到法院,丛林成了此案的主审法官。龚大鹏的官司倒是赢了,但是,左达在中国银行贷款时已经将土地和项目作了抵押,中国银行早就通过法院把胜利大厦给查封了。项目停工了一年多,龚大鹏从乡下带出来的亲戚朋友、乡里乡亲的,开始还住在里面,见开不了工,陆陆续续地都走了。胜利大厦成了名副其实的烂尾楼和收容所。拍卖的钱够不够偿还中国银行的本息都还不知道,龚大鹏指望拿到钱,看起来比较悬。

  听了龚大鹏的介绍,张仲平说:“这事可能有点麻烦,龚老板准备怎么搞?”龚大鹏说:“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搞,才求你求林哥。张总你是不知道,干我们这一行的,真的无异于刀口舔血。建筑公司那么多,你要是不垫资,根本就揽不到工程。我悔就悔在不该跟私人老板合作。跟公家做就好多了。安全。不过,话又说回来,安全是安全,工程做完了,要想拿到钱,也不容易。那些搞验收的,搞结算的,味口也不小,像拧不干的抹布。真的是条条蛇都咬人。帮了你一次忙,就像是你的祖宗,就得供着。俗话说,小鬼难缠,一点都没错。
 
 
算了,不说这个了。”张仲平说:“现在干哪一行都难。”龚大鹏说:“那些钱都是找亲戚朋友借的,都是血汗钱,如果要不回来,我怎么办?我有时候连他妈的杀人的想法都有了,还得想办法骗那些把钱借给我的亲戚朋友,要不然,他们也会把我撕了。”张仲平拿不出什么好话来安慰龚大鹏,只得伸手在他胳膊上轻轻拍了拍。

  张仲平起身上了一趟卫生间,顺便把单给买了。龚大鹏洗完了脚掏钱买单的时候才知道,立即大嚷起来:“张总你怎么能这样?看不起我这个朋友是不是?”张仲平笑笑,说:“没那么严重,我有这里的金卡,可以打六五折。”龚大鹏执意要把掏出来的钱往张仲平怀里塞,被张仲平挡开了。丛林这时候已经做完了按摩,红光满面的,见两个人拉拉扯扯不像话,就说:“龚老板算了吧,吃饭你买单,洗脚张总买单,算是AA制,这样最好。”龚大鹏说:“你看这事你看这事。”他又要来拉张仲平的手,张仲平只好笑一笑,将手掌一竖,说:“龚老板行了行了。”

  张仲平说:“龚老板要不要送一下?”龚大鹏说:“不用不用。张总谢谢你,咱们的话题才开了个头,换个时间我再来找你。”张仲平说:“行呀,随时欢迎你来。”龚大鹏把他们两个送到车子边,抢先一步为丛林打开了车门。丛林躬身进去之后将车窗摁下来,朝他挥了挥手。车子调头上了马路,张仲平从后视镜上瞥了一眼,见龚大鹏还站在那儿朝他们直挥手。

  张仲平要丛林再说说龚大鹏的事。丛林说:“左达的公司早就是个空壳,可供执行的也就那幢楼了。中国银行的案子已经结案,马上就要进入执行程序,龚大鹏要是不抓紧,可能难得挤进去。”

  张仲平说;“那个烂尾楼我知道,早几天都上报纸了,市政府急着要整治。那地方位置好,应该也值几个钱。”

  丛林一笑,说;“再经你们这些拍卖公司一打折呢,法院诉讼费、执行费一交,再把你们的拍卖佣金一扣,还剩多少?还轮得到龚大鹏吗?”

  张仲平说:“龚大鹏申请执行立案没有?要是没有,卖多少钱都跟他没关系。”

  丛林说:“把音响开了,放点音乐吧。”丛林捋了捋头发,接着说:“我就是想让你看看,看能不能帮他操作一下。你们俩谈得怎么样?”

  “关键是要赶紧申请执行立案,然后,就是争取胜利大厦卖出一个好价钱,等中国银行受偿以后,看能不能多少给他剩一点。”张仲平说。

  “中国银行已经把这个案子剥离给了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归它申请执行,那里有熟人没有?”丛林说。

  “巧了,这几天我正在想办法跟颜若水接触。”

  “是吗?这事,依你看还有别的办法没有?”

  “好好琢磨一下,应该有吧。不过,同一件事不同的人去做,会有不同的效果。一起做事的人最重要了,不知道这个龚大鹏怎么样?”

  丛林扬了扬手,说:“这个人我并不熟,打过几次交道,给我的感觉有点怪,也有点难缠。你觉得呢?”

  “我的感觉跟你差不多。不过,这小子也太惨了点。”

  “这种事情多了。现在什么时代?知识经济时代,再也不能凭什么胆大心黑脸皮厚赚钱了。跟人合作之前,随便找个律师问问,何至于如此!一点法律意识都没有。”

  “也不能全怪龚大鹏。现在做生意,就这环境。再说了,要是社会上的每个人都成为了法律专家,你们法院还有什么生意?”

  “张仲平同学你搞清楚了,法院可不是做生意的。”

  张仲平哈哈一笑,说:“那还用说吗?”

  丛林说:“说正经的,龚大鹏的事不要陷得太深了。我的感觉不太好,要不然,先看看再说吧。”

  张仲平说:“我想也是。你知道执行局接这个案子的是谁吗?”

  丛林说:“侯昌平,一个快退休的老头,你认不认识?”

  “认识。我想是不是这样:第一步,争取先把胜利大厦的拍卖委托合同拿到手,至于龚大鹏那儿,能帮就帮,不能帮,也没办法。”

  丛林说:“你说得对,关键是要拿到拍卖委托,这是第一步,有了第一步,才有第二步、第三步。噢,侯昌平有个外号,叫侯头,跟他打交道要动动脑筋。”

  “这个不怕,有你当高参嘛。”

  丛林摇摇头说:“这事你别指望我,执行局的事,我是不好直接出面的。”


 
 
  张仲平把丛林送到了鹏程大酒店,有个朋友约他在这里喝茶。张仲平看不到十点,就往江小璐家里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三下,接了。张仲平说:“休息没有?”江小璐说:“还没有呢,刚洗完澡。”张仲平说:“我来看你吧。”江小璐说:“行呀。”

  张仲平把车停在了江小璐宿舍楼的下面,用手机按了一下江小璐家里的电话,等嘟嘟嘟地响了三下便又挂了,通知她他已经到了。然后,张仲平把手机放在了车上的小杂物箱里。这样,如果唐雯打电话来,也就不会漏掉。与江小璐做爱是一件美妙的事,张仲平宁愿事后对没有接手机的事向唐雯作解释,也不想在跟江小璐做爱的时候被打扰,何况唐雯还不一定会打电话。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龙泉青瓷烧制技艺
龙泉青瓷烧制技艺
龙泉青瓷修坯工具——钨钢修坯刀(图文)
龙泉青瓷修坯工具——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